圖片


一座傾倒的狗屋,上頭僅有一塊破帆布遮蓋,狗鍊卡在木頭縫隙,水盆髒到不確定多少天沒換過水,在我們靠近的時候,一隻米格魯(我們取名溫妮)走出來,身形瘦小,對著我們搖著尾巴;牠原本是員工的狗,但在移工離台後就把狗留下來,老闆不得不收養,且之前主管機關已經去過,溫妮也因此而打了晶片,做好寵物登記,飼主對於我們的到來顯得不歡迎,但調查員還是餵了些飼料給狗狗,狗狗狼吞虎嚥甚至將食物藏起來,由此可見牠真的很餓,也很怕沒有食物吃。

調查員詢問了飼主,狗狗是否有散步的時間,為何環境髒亂? 飼主表示他們工作很忙,哪有可能帶去散步,只有孫子偶爾有空會帶出去走走,幫忙照顧一下,意思就是,這隻狗狗平常就一直、一直這樣被鏈著,養在頂樓戶外。

後續飼主直接了當的告訴我們,如果要,狗狗就給我們帶走,不然他們要帶去收容所,不想要那麼麻煩。
對飼主來說,他終於擺脫了一個麻煩;但對動物來說,牠的世界從此改變。

如果可以,協會當然是希望每隻動物都能得到應有的生活品質,但是,若每個案件的結果都是把狗帶走,少了與飼主溝通,讓飼主了解他需要改善並可以改善,這樣的結果會降低民眾的飼主責任意識,變成覺得反正養不好、不想養就會有動保團體將狗帶走,飼主這樣就不會從中學習到何謂飼主應盡的責任,也無法理解每個生命都該值得被珍惜的道理。救援,絕對不是動保這條路上唯一最重要的事情,因為每個團體都有一定的經費限制,礙於安置的空間,也沒有辦法每一隻動物都救,因此協會調查員首要的工作便是希望可以教育飼主,透過不同的溝通方式希望可以改善動物的飼養狀況,不論是動物的身體健康狀態、居住環境品質、飲食狀況以及動物與飼主的情感連結,透過層層評估,與飼主溝通達成平衡,才能真正的減少動物的苦難。

而此案件,協會覺得飼主態度強硬,也對狗狗毫無一絲感情,於是我們讓飼主辦理不擬續養手續 (飼主未來將不能再飼養狗狗),後續我們將溫妮帶至醫院檢查身體狀況,發現牠有心雜音嚴重、貧血、過瘦、牙齒厚厚的一層結石、還有心絲蟲 (大約第三期)...看了實在是讓調查員非常心疼,這麼乖巧溫柔的孩子,怎麼會有這樣坎坷的狗生... 協會在此呼籲,若真的無力照顧動物,應該盡力尋求管道送養,而不是放任動物在戶外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。

狗狗是一隻約七歲的小型米格魯(目前大約才6公斤,很瘦),協會希望她能找到一個溫暖的家,因此我們替溫順乖巧的牠取了新名字叫『溫妮』,希望在接下來的日子,溫妮能夠每天吃飽過著幸福的生活。

➡️申請認養或中途:https://bit.ly/2EnCCrT
➡️也歡迎來電02-27382130謝小姐,寄信[email protected]
➡️協助溫妮醫療費:https://bit.ly/2oDJTLa